www.theXplan.net OLTRE LA VERITA' UFFICIALE

Non vi chiediamo di credere, ma di riflettere

ANNO XV


VALMALENCO FILES
我们从不孤独
31.05.2018
TXP 3.0
E' online la nuova versione del sito ufficiale del Gruppo The X-Plan, con un nuovo layout e box tematici per una lettura più immediata ed efficace. Ogni articolo presenta una foto di anteprima e una descrizione testuale. Rimangono i colori ufficiali del Gruppo e il Pianeta X, che dal 2003 ci accompagna nel nostro lavoro di ricerca. Buona navigazione.

La Commissione



调查/全球

马耳他的奥秘 - PART 1

La Commissione
Fonte: Translated by: Luo Zhiling
马耳他,官方名称是马耳他共和国,马耳他语为Repubblika ta' Malta,英语是Republic of Malta,是位于欧洲南部和属于欧洲联盟的一个岛国。

它是一个位于地中海的群岛,距离西西里约80km,突尼斯284km,利比亚333km。马耳他位于意大利的地理区域内。其外延面积是316平方公里,这使得它成为世界上最小和人口最密集的国家。首都是瓦莱塔,人口最多的是比尔基卡拉。主岛上除了瓦莱塔之外还有有许多城市,人口总数达到400000人。
马耳他有两种官方语言:英语和马耳他语。直到1934年,意大利语都是马耳他官方语言,但它仍然在广泛使用(超过66%的马耳他人能说得很流利,17%知道它的基本语法);马耳他的各个学校都教授意大利语并将其用于商业,旅游,和学校这些行业中。马耳他一直有与西西里岛有这密切联系,包括西西里方言知识。老一代的马耳他人依然将习俗,谚语,成语,和来自特里纳克里亚的诗歌传承下去,许多姓氏都源于西西里。

由于马耳他的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得其在历史上被占领过,按照时间顺序分别被腓尼基人、迦太基人、罗马人、希腊人、阿拉伯人、诺斯人,阿拉贡,马耳他、法国和英国的骑士所占领。

马耳他有三处遗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分别是瓦莱塔城,哈尔·萨夫列尼地下宫殿和巨石神庙。马耳他于2004年5月1日加入欧盟,2008年1月1日加入欧元区。同时马耳他也是英联邦的成员。

马耳他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或许不是)的巨石文明;它是一个被埃及人、腓尼基人和希腊人都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岛屿。它也可能是消失的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残余部分。

的X-Plan小组在马耳他策划了一系列的调查,收集关于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岛屿,地中海的过去和现在的数据。


女神的头骨

哈尔·萨夫列尼巨石庙里发现了人类容积很大的头骨。那些头骨似乎属于失去了牧师的确定与蛇崇拜的种族,这可能代表了美索不达米亚和埃及文化之间的很好的联系。

直到1985年,相当一部分来自Taxien,Ggantja,和哈尔·萨夫列尼地下宫殿的头骨在首都瓦莱塔的考古博物馆中展出。但后来他们被移走并锁在一个储藏室里。

唯一能够证明头骨的存在的来源来自于拥有影像资料,并对这些异常的头骨进行了详细的研究的Anton Mifsud和Charles Savona Ventura教授。

从病理性畸形到遗传性突变,各种假说被提出。头骨的年龄估计约为5000年(大约公元前3000年)。最平凡的是一个名为长头的头骨 ,因为其尾部过于细长。这个头骨的矢状缝也消失了。


医生和解剖学家谈论了一个“不可能的”并且在国际医学文献前所未有的情况。

马耳他和戈佐岛在史前时期重要的宗教中心,在那里奉行医学科学和神谕,也和母亲女神的牧师有着仪式会议。当时建造了许多庇护所和康复中心。蛇的女神和愈合过程有关;但蛇也属于阴间,因此地下寺庙是最适合祭师们对母亲女神和水的崇拜仪式的地方,这一群祭师也被其他古代文化称为“祭师蛇”。

马耳他考古学家Anthony Buonanno 和Mark Anthony Mifsud说道:“长头骨属于一个不同的种族,虽然DNA和碳的放射性同位元素被检测出来了。也许这些祭司来自西西里。

其他头骨呈现由外科手术引起的人为畸形状态。 在哈尔·萨夫列尼地下宫殿中发现总共约7000个头骨。

进行这种干预的族群与公元前4100年至2500年之间献给母女的巨大寺庙相同; 这是一个没有与当地人口通婚的种族,目的是为了保持后代的血统纯正性。这不可避免地导致基因组成的弱化和畸形的发生。

公元前2500年标志着马耳他巨石化历史的结束。在此之后,人类学的黑暗随之延续了300年,直到腓尼基人到来之前,人类居住地才得以建立(顺便说一下,他们还建造了一座献给他们伟大母亲的庙宇(阿斯塔特),上面画着一张蛇脸)。

马耳他与古埃及有许多显着的相似之处:在下埃及(开罗及其以北的尼罗河三角洲地区),法老的象征是一只叫做“比特”的蜜蜂; 马耳他的古老名字“Melita”来自拉丁语,意思是“亲爱的”。马耳他的标志是一个有六角形细胞的蜜蜂。“梅利塔”一词源于“Mel”或“Mer”,古埃及是金字塔的名称。
在地质上,马耳他是一个起源于海底的抬升形成的平台,并且不止一次表现出淹没的倾向。 在马耳他和戈佐两个主要岛屿之间分布的35座史前神庙以及其他许多目前处于水下的庙宇可能是在公元前3000年至2500年前发生灾难的迹象。

据当地考古学家说,这样的灾难本来可以起源于亚特兰蒂斯的传说。原因可能是一场强烈的地震导致马耳他的轴线自转,淹没了面向西西里岛的部分海岸。这也可以解释为建立母亲女神巨大寺庙而建立的文明突然消失,也许这就是神秘的长头祭师“祭师蛇”的相同文明。
马耳他的巨石奥秘

据Paul Devereux说,人类第一次来到马耳他定居点能追溯到大约在7000年前,最有可能来自西西里岛; 在公元前3400年,巨石寺庙的开始修建。 它们是独一无二的,在已知世界的其他地方没有任何类似的模型存在。这项工作持续了一千多年。

今天,只有30座寺庙尚存,它们展现出共同且基本的特征,例如被凹形的巨石墙包围的大厦和广场。一条从外墙主入口通向寺庙中心的中央通道出现了,通道两侧装饰着一些壁龛。

巨石寺庙的其他特点是由石柱,凹槽和杯形结构支撑的入口或孔洞,但其功能仍然未知。

墙上的一些小孔被奇怪地被设计成“神谕的空间”。寺庙的性质似乎是典型的仪式类型,而不是埋葬地点。没有人类牺牲的痕迹,但却发现许多动物骨骼,这表明他们被杀害用来崇拜活动...那么是哪个神呢? 它似乎是一个女神,母亲女神或伟大的母亲,是地球的象征。

在这些寺庙的大部分女性雕像都是丰乳肥臀的形象。

来自马耳他大学的Louis Lagana详细分析了马耳他母亲女神崇拜的情况,这个岛上祖先标志的复兴是由于考古学家Marija Gimbutas和其他几个领域的女性的工作所致 他们提出了诸如社会中女性自我改造和赋权等概念。然而,母亲女神的原型不仅仅受到学术和民间文化的限制:它是我们的集体意识以及人类灵魂中嵌入的代表生育和再生的主要标志的东西。这是在史前时期从东方迁徙到欧洲大陆的那些古代前印欧语文化的反映。

在超过5000年的时间里,对于母亲女神的崇拜渗透了欧洲许多文化的社会结构,直到犹太教和基督教信仰的到来吸收并“转化”为对玛利亚的崇拜。

从马耳他各个遗址出土的雕像都来自新石器时代,并且已经有了不同(但非定论)的解释。

毫无疑问,马耳他过去曾有过一种母系文化,这种文化导致许多人(尤其是女性)去探索这个长期被遗忘的时代的神话,艺术和仪式。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女神的形象是一个与出生,营养,生命周期相关的原型,因此与生育有关。它还传达了存在的再生和连续性的想法。按照C.G.Jung的说法,母亲女神是象征保护的母亲的典型概念,它可以与空心或空的物体相连,比如子宫。

这位“胖夫人” - 如马耳他人所称 - 可能因此源于伟大母亲的普遍标志。
Willow La Monte专门研究古代仪式,并举办研讨会以进行实际演示。她是一位居住在佛罗里达州的西西里裔美国女性,她是Goddessing Regenerated杂志的编辑,但经常到访马耳他。

根据La Monte的说法,重新发现古代神灵(特别是女神)兴趣的原因在于,在所有古代文化以及今天的一些亚洲和非洲社区中,女性一直扮演着重要角色 无论是来自精神方面(保护,舒适),还是来自物质方面(教育,成长,再生),或者两者皆有。
La Monte认为,马耳他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崇拜母亲女神的重要地方。La Monte建议,在马耳他,女神涵盖了不同的角色:在寺庙内发现的“胖女士”小雕像标志着肥胖被认为是积极的。我们参观过的Mnajdra和Hagar Qim的庙宇似乎设计成母体子宫的环形平面形状和圆形的墙壁,这些位于圣老楞佐至圣堂的每个建筑的中心。  

类似的母亲女神小雕像被描绘为一个体积庞大的女人,这种形象遍布全球各地,从土耳其到安纳托利亚,再到前哥伦布时期的美洲。

从母亲女神的肥胖到古典希腊女神丰满的曲线,我们可以追溯一条清晰的,有象征性的路径:丰满的女人是繁荣,生育,和谐和生活的同义词。从工业革命开始,今天的虚无主义和极简主义的反文化彻底颠倒了这种象征,将女性形象变成了一个苍白,瘦骨嶙峋,她们的心理社会学动机正如La Monted认为的那样比美学的单纯演变要复杂得多。

回到马耳他对母亲女神的崇拜中,它似乎突然在公元前2000年中期左右停止。Tarxien神庙遗址中发现的女神的巨大形象也许是这个古代神的最后一个例子。

为什么马耳他的史前文明会突然消失? 主流学者提出的理论之一是马耳他定居点遭受了大陆欧洲人的大规模入侵,而欧洲人拥有更好的武器和技术。
第二个理论是由于人口过剩,精耕细作导致土壤饱和,森林砍伐和气候变化造成的自我毁灭过程。

对于我们来说,第二种理论似乎不太可能,特别是在人口过剩的问题上,岛内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考古学家David Trump说,看样子马耳他似乎是被突然遗弃的,回到了2500年前的那座处女岛。 各种线索指出了Trump假设的可靠性。

根据传说,马耳他最重要的一些考古遗址是戈佐岛上的Ggantija,由一位庞大的女人和马耳他的Hagar Qim,Mnajdra和Tarxien建造。
Ggantija的两个寺庙遗址在建造巨石阵和数百年的金字塔之前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石头建筑(公元前3600-3000年)。

这些寺庙有一个圆形的结构,里面有女神的雕像,母亲女神主持的雕像都是献给她们的。

马耳他的古代居民曾经朝圣朝拜过这些寺庙。

根据一个古老的传说,这些建筑物是由一名叫Sunsuna的女性在照看孩子的同时在一天一夜内建成的。寺庙名称Ggantija的意思是马耳他语的“巨人的巢穴”。

对Ggantija的母亲女神的狂热崇拜不是人们访问它的唯一原因:据说在寺庙内有一个类似于希腊人的神谕。因此,马耳他人的朝圣可能有两个原因:祷告,同时也有预言和治疗。

这些寺庙每五个顶端,通过中央走廊相互连接,通向其最内部。 第一座寺庙较大,装饰着壁龛,祭坛和浮雕(螺旋形是一个反复出现的符号),而第二座寺庙则没有这些。

在戈佐的两座寺庙内发现的文物中,还有“胖女人”的雕像,当然也有螺旋浮雕和带有装饰孔的宝石。

马耳他的史前寺庙主要有三处: Hagar Qim e Mnajdra靠近克伦迪村,距离乌鸦飞行500米。

Hagar Qim以经典的马耳他巨石风格(比如Ggantija)呈现了与中央房间通道相连的广阔空间。有一个单独的入口容得下四个独立的位置,这些位置构成西北部的拱点。

Mnajdra以一个圆形间隙为中心。 三个相邻的寺庙相互面对,而一个露台将它们从一个以海平面为终点的斜坡分开。

有些建筑类似于Hagar Qim壁龛,而另一些则更古老,更类似于Ggantija寺庙的结构和装饰。
 
在Solstices和Equinoxes中,南方的寺庙天文学方向垂直于日出; 举例来说,在夏至时,第一缕射线位于装饰巨石的边缘,在冬至期间,同样的效果发生在面对拱点的巨石上。

在Equinoxes,太阳直接通过大门,到达Sancta Sanctorum,这是寺庙最里面的部分。

Tarxien距离Hal Saflieni Hypogaeum东部约400米,由Temi Zammit挖掘。

与其他遗址不同,这座寺庙被现代建筑所环绕。 尽管如此它的考古价值,以及它的象征和装饰的奥秘仍然未变。
28/02/2018 21:37:02

http://www.thexplan.net/article/320/%E9%A9%AC%E8%80%B3%E4%BB%96%E7%9A%84%E5%A5%A5%E7%A7%98-PART1/Ch
ARTICOLI CORRELATI
Commenti
Nome
E-Mail
Tes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