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heXplan.net OLTRE LA VERITA' UFFICIALE

Non vi chiediamo di credere, ma di riflettere

ANNO XV


31.05.2018
TXP 3.0
E' online la nuova versione del sito ufficiale del Gruppo The X-Plan, con un nuovo layout e box tematici per una lettura più immediata ed efficace. Ogni articolo presenta una foto di anteprima e una descrizione testuale. Rimangono i colori ufficiali del Gruppo e il Pianeta X, che dal 2003 ci accompagna nel nostro lavoro di ricerca. Buona navigazione.

La Commissione



X区/X计划

当他们的目光聚焦在我们身上之时

摘录于《探索宇宙之谜》

X计划组
Fonte: Translated by: Luo Zhiling
生命中总有这样的时刻:往昔的所有痛苦或甜蜜回忆会突然清晰浮现在脑海中,让人仿佛重新置身于那一时刻那种心情。人类作为一种群体性生物,对历史的探索也有着同样的规律。许多东西当时看起来是谜团,多年后与其它线索联系起来才逐渐显露真貌。当我们用一种不掺杂感情,几乎冷漠的方式来追忆过去,我们也就对某些决定,某些事实记录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极小的细节也逃不过我们的眼睛。
外星人造访地球的历史就是如此。外星人造访地球以及和人类精英之间的零星接触贯穿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历史,但互联网的出现才使其广泛传播开来。
有一个至今都无需质疑的事实就是,我们的地球(或者说是造访者眼中的“塔拉”)自史前时代以来就一直是人类关注的热点。世界各地的宗教故事,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都有提到“来自其他星球的造访者”,他们和地球上的原住民有着频繁的接触。这些故事还提到原住民的基因得以向高阶进化,甚至他们在地球传播知识(有限范围的)等等。
由于宇宙中的每一个体系(包括宇宙本身)都会经历收缩、扩张和休眠的周期。地球也同样如此,于是才有了洪水和破坏,人类文明水平的提高,以及文化的静态周期和技术障碍阶段(我们现在可能已经进入这个阶段了)。自中世纪以来,通过人文主义和文艺复兴,一直到工业革命和全球化的发展,有一个时代似乎已经迅速地改变了事物:那就是原子时代。一旦我们开始研究如何操纵原子以达到用毁灭性的方式产生大量的能量之时,他们(访客)的目光就会落在我们身上,地球(再次?)成为了一个“有趣的星球”。
根据已故的近东古文明研究领域专家撒迦利亚•西琴的说辞,地球上最后一次原子能的毁灭发生在巴基斯坦摩亨佐达罗的荒原上(在此之前还有希伯来圣经里提及关于索多马和俄摩拉城的摧毁,虽然没有真正的证据表明这些事件是否存在)。
有关原子能的研究始于欧洲,具体从事这项研究的是意大利的恩利克•费米(费米继续核试验的想法随后遭到了物理天才埃托雷•马约拉纳的极力反对,或许继马约拉纳神秘失踪之后,费米搬到美国与奥本海默,诺伊曼,和爱因斯坦进行曼哈顿计划),德国的海森堡以及北欧的玻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多年后被软禁在英国一栋豪宅里的海森堡说到“德国人原本可以制造出第一颗原子弹,但他们放弃了这一想法。”这也许是真的,但实际上却在美国实现了,彻底改变了历史。尽管如此,德国还是在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约翰.李尔(美国主要航空公司的机长和里尔喷气机的发明者之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带着惊人的真相出现在公众面前,他表示空中来路不明的现象与德国有着密切联系。
上世纪三十年代末一架飞船坠毁在德国国土上,李尔声称德国人已经从这一事件中恢复了外星人技术(这也许是导致希特勒进行猛烈空袭的原因?)。在二战末期的柏林战役中纳粹德国战败宣布投降,而部分飞船残骸随后被德国盟军占为己有(或许备受争议的费城实验是部分技术和另一个天才特斯拉结合的产物)。美国政府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通过两起撞击获知外星人造访地球的信息,分别是著名的罗斯威尔飞碟坠毁事件和知名度没那么高的科罗娜事件。随后,杜鲁门总统成立了一个致力于研究外星科技的特别小组MJ-12。(MJ-12全称是Majority-12,但由于官僚的曲解变成了Majestic-12)。同年,由4700人,13艘舰艇,33架飞机所组成的“跳高行动”开始了,1947年2月起飞往南极正式“培训”,其实是企图占有大陆。对那些仍然是一个谜,但失去一艘超过640英尺长,几乎70英尺宽,满载排水量超过15000吨的主要的水面舰艇以及其他船只和飞机之后在不公开的情况下,“训练被取消了”(德国被击败,俄罗斯和美国一样处在火箭时代的破晓时刻,地球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够造成这样的损失)。正是拜德将军在同一年同一时刻飞越北极并到达了前往地球内部的入口,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高级生物,警告他以及其他人类不要为了破坏性的目的而发展原子能。拜尔德将军将这一非凡的经历写进了他的日记里(其真实性仍受到不少质疑)。令人好奇的是这一段有关拜尔德将军在指挥“跳高行动”时的引述:
“拜尔德将军今日宣称美国十分有必要在敌对的地区采取直接的防御措施。此外,拜尔德还说道,他“并不想过分吓唬任何人”,但“有个残酷的事实不能被忽略“那就是在新的战争里,美国大陆可能会遭受到能以惊人的速度从一个极点飞到另外一个极点的飞行物体的攻击,……”
[摘要于1947年3月5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信使报上李•范•阿塔《登上公海的奥林匹亚山》的采访]

1952年,一艘太空船在挪威的斯匹茨卑尔根岛坠毁。现场是由中将杜利特视察的,杜鲁门对这起事件采取严密掩盖的措施。同年,一个中队的不明飞行物飞越了华盛顿五角大楼的上空。

根据李尔的说法,美国政府和灰人之间是在1964年进行了首次直接的交流,他们是来自半人马座阿尔法星的一个种族(还有根据2006 维克多.马丁内兹发布的信息名叫Trantaloid的种族)
来自其它渠道的消息认为1965年才是标志性的一年,当年进行了一项有关被选中的12名军事精英与一名来自网罟座的伊本种族访客之间的交换项目。于是军人们踏上了前往赛伯星的旅途,代码为EBE #1的访客则留在了地球并且被严密安置和防范在内华达州试验场(也叫格鲁姆湖、51区或者S4军事禁地)中。这就是计划持续十年,名叫“赛伯计划”的交换项目,但事实上船员们在1978年回到了地球,12人中有7人回来了(有1人死在了去往赛伯星的路途上,2人死在了星球上,还有2人决定留在那里)。返回地球后的军人在选择退役或继续服兵役之前被隔离了365天。隔离结束后有两人决定继续留在军队里担任职务,有关于这件事的资料显示只有替补的队员活到至今,而原来所有的宇航员早已去世多年了(他们中的最后成员在2002或2003逝世)。
因此从这两个来自不同渠道的消息我们知道,外星访客和美国政府之间有两个层面的联系:一是和伊本族之间进行的交换项目涉及不同学科上的技术和知识的交换,二是灰人,亦称为HAV(恶意入侵访客,他们中的一员Trantaloid对“三门事件”负有责任,还受助于另一访客J-ROD)因为他们习惯性地绑架人类用来做实验。里尔说,根据与灰人协议里的条款,从1969年开始,访客只能在美国政府许可情况下,将有限的和被记录的人类用于“遗传监测计划”当中。
由此看来,这个协议似乎是由MJ-12项目小组以前合法制定下来的。一开始并没有怀疑 “基因检测”背后的猫腻,灰人在所有被绑架者的大脑里植入控制设备,不归还许多未被记录的人类(这些人被当做生物原料来满足外星访客的需求),以及迫使人类女性怀孕以孕育出混种婴儿。
假设这些资料来源都是真实可信的(李尔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说道,赛伯计划是在2006年通过维克多.马丁内兹和他的网站serpo.org website被揭露出来的),按照年代顺序的说法这是说的过去的因为约翰把建立于1972-1974年期间格鲁姆湖设施用于安置EBE#1,而从马丁内兹那里我们了解到,人类船员在1978年从赛伯星返回了地球(而伊本族在那些年间曾定期访问地球)。
    1997年爆发了是臭名昭著的“道西战争”,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和灰人在新墨西哥州道西基地的秘密地下通道里发生了激烈冲突,这场冲突的结果是一场屠杀,那些义士们为了拯救一群被俘于地基的科学家而壮烈牺牲。
道西战争结束后紧接着的几年以来,美国政府开始意识到灰人违反了协议,到 1984 年为止,MJ -12 充分意识到信任访客以及他们的忠诚度是个极大的错误。到了里根政府掌权之时,里根总统听取了国防情报局有关友善的伊本族和不友好外星人访客的简报。这一年“星球大战”开始了,SDI对潜在的苏联威胁提供金钱上的资助(但同时戈尔巴乔夫也在暗中支持),然而这个计划在1978年夭折了,其实质是试图建立一个抵御灰人侵略的武器。
在“红皮书”里具有深远意义的16卷书记录了由美国政府每五年更新一次的关于外星人存在这一事实的编译。他们的访问,目的,和知识是迄今为止已知的,目前有来自十个不同的恒星系统的访客已经发生了和地球的接触行为。至少他们其中一类是带有敌意的。伊本来自网罟座泽塔星系但不是灰人(这是一个理解上述事件年表所隐含原因的重要点)灰人来自离太阳系最近,有4.2光年距离的半人马座A星系,第三等级的访客来自狮子座里的G2星系(狮子座距离太阳系20-77光年)或者距离太阳系145光年远的小狮座。第四组访客源自距离太阳系10.5光年的天苑四G2星系。每一类访客都在“红皮书”中以代码分类:ETE2是伊本族,ETE3是灰人等等。
近来有些造访者被确定实际上属于同一种族,只有他们是以“机械设计”的生命形式存在的,可以说是在实验室创造出的非天生,且智能又独立的机器人。 要区分自然出生还是实验再造,区分友善访客还是恶意访客,这样一来情况又更复杂了,
事情的真相是,无论我们从这些高级生物中汲取多少科技,我们都还没有准备好在平等的基础上维持这种星系间的关系。为什么?因为我们人类本身不是一个团结的种族,不愿意放弃内部的冲突,又谈何期望以富有成效、合作的方式面对先进的文明?那些平和的和怀揣敌意的访客都明白这一点。 我们的力量和唯一的希望是“宇宙的票”能增强我们的内在良知和意识,在自我毁灭或遭遇摧毁之前承担并学习我们作为人类的责任,否则一切将为时已晚。
30/08/2017 23:29:57

http://www.thexplan.net/article/265/%E5%BD%93%E4%BB%96%E4%BB%AC%E7%9A%84%E7%9B%AE%E5%85%89%E8%81%9A%E7%84%A6%E5%9C%A8%E6%88%91%E4%BB%AC%E8%BA%AB%E4%B8%8A%E4%B9%8B%E6%97%B6/Ch
ARTICOLI CORRELATI
Commenti
Nome
E-Mail
Tes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