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theXplan.net OLTRE LA VERITA' UFFICIALE

Non vi chiediamo di credere, ma di riflettere

ANNO XV


VALMALENCO FILES
我们从不孤独
31.05.2018
TXP 3.0
E' online la nuova versione del sito ufficiale del Gruppo The X-Plan, con un nuovo layout e box tematici per una lettura più immediata ed efficace. Ogni articolo presenta una foto di anteprima e una descrizione testuale. Rimangono i colori ufficiali del Gruppo e il Pianeta X, che dal 2003 ci accompagna nel nostro lavoro di ricerca. Buona navigazione.

La Commissione



访问

X计划委员会访问英国UFO研究协会主席罗伯特·罗斯蒙

“UFO学的前沿:一个新学科典范”

La Commissione
1. 如今的UFO学是什么?
我认为UFO学跟它在60年代初无意识地开始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那个年代也被UFO学家称为昂宿六时代). 因为总是有很多人有着同样的愿望去寻找那个至今未解的谜团的真相. 然而, 变化是不可避免的, 就如同其他学科一样, UFO学也在一直变化着.
早年间UFO学的调查只是一种 “浅显” 的代表, 换句话说, 就是一个非常基本的不带思维策略的系统, 更像是一个在寻求UFO现象的唯一解释的竞赛, 而这个解释就是—UFO 和外星人必须都是来自外太空的!
但是, 在某个时期, 我们终于明白到, 事情并不如最初看起来那么的清晰明确, 有些元素更多地涉及到我们的个人感知, 需求, 信仰和欲望, 而不是与太空的生物相关. 大量的对我们自身, 对地球生物,  对我们周围环境的科学研究, 还有之前因为无知, 偏见或某些有意识的引导而忽略的发现给这个学科带来了一种标志性的观点. 这一观点扩大了我们的认知 -- 关于这一现象是什么, 会给我们带来什么以及它的最终含义是什么.
今天的UFO学是这个逐渐成熟的过程的结果. 这个学科此时在不接受UFO现象的人中更加受欢迎, 这些人正系统地将这个现象一层一层剥离解开, 并以一种以前不存在的主观心态去剖析这一现象的本质.

2. 在当代社会,UFO概念有哪些变化?
媒体,好莱坞,空间时代,每个房子里的电脑,和随后的360度多面的“不明神秘飞行物”的崛起,在60年代和70年代,向给我们提供了机会看到这一现象独特的一面。 但这些内容被公众吸收了多少, 现在仍未可知。
        60年代初起,航天时代有着重要的目标, 并且它已经改变了自身的角色. 这一变化引起了公众,尤其是年轻的一代对太空和太空相关的所有事物的兴趣。
同样的道理,随着太空竞赛达到顶峰,对飞碟的钻研是以特别的能量进行的。 自60年代初以来,不明飞行物和“实体”的发现正在缓慢增加,这使得UFO现象与几十年前相比有了不一样的诠释。媒体很快利用这一点并开始以一种斯巴达的方式在地方及国家级的媒体平台上发布最为壮观的目击报告及目击者的叙述。这些故事的奇异现象肯定有助于提升公众的兴趣,也帮助他们更多地理解可能发生的事情。
在“Alcyone时代”期间,出版了数百本关于UFO学 的书籍,他们或多或少都遵循同样的印记。 在这个蓬勃发展的基础上,美国发布了电影“第三类接触”,将不明飞行物现象变成了世界神话。这部电影使用了相当多的公众熟知的事件,报告和经历, 也许这是第一次 证明人能够轻易地对这种现象陷入一种痴迷, 这种痴迷能完全地改变他和周围的人的生活。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惠特利•斯特里伯(Whitley Strieber)的名字进入了UFO学的编年史,当时他的书“Communion”出版时,不是内容,而是封面上出现的东西, 那张非人类的脸在后来成为了人类对外星人的想象.  “The Greys” 这个名字在今天是大家都知道的。 他们不仅被认定为是地球上外星人存在的象征,更是通过广告的作用使人们对其印象深刻,广告公司使用这种形象销售商品,从滑板到酒精饮料,甚至是社会上不太可接受的大麻,都在其商业小广告上显示 “The Greys说:“带我到你的卖家那去”。
每个房屋的个人电脑都对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它们向世界各地的人们提供了可以即时访问数百万UFO学网页的网络。 这个看似积极的信息化过程在质量和内容方面都是把双刃剑。 在我看来,太多的网站都充满了废话,而其他网站则在宣传缺乏事实证据和客观分析的信息。
最后一个在社会意识上留下一点痕迹的UFO主题是90年代流行的电视剧“X档案”。 这个不寻常的节目无疑给了一个暗淡的事物暂时的赞美,并且像“第三类接触”之后发生的一样,引入了一个持久的形象,这一形象也成为了所有超自然现象的同义词.

然而,尽管有这些影响,但是对专家来说,UFO学的衰落是显而易见的。 目击证人的经验“交流”被放缓到了不频繁的地步,并且随着UFO相关书籍销售的下滑, 导致了UFO内容出版的逆向趋势,这些趋势也使得现在的出版商对要发布的UFO内容挑三拣四。
90年代末,接近新千年之时,关于UFO和外星人的书籍需要一些不同而又独特的东西(或者是一些众所周知的名字),以便再次吸引公众的关注。
不可否认的是,公众对神秘的UFO及外星人的兴趣和认知正在减少。而这正是现代社会对不明飞行物的观点最正确的解释。
个人而言,我觉得书店是具体社会利益的良好晴雨表; 在此基础上,似乎有一位丹·布朗先生可能不情愿地揭开了一种更有陆地感,不同以往的 “昴宿六时代” 的奥秘。现今社会对此理解了多少这一点,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3. UFO学者: 科学家还是哲学家?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也是一个可以引发无限量的话题和假设的问题。 我个人认为,这广泛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此事,以及我们如何看待做这些研究的人。
“科学”的定义是基于对每一个领域的事实进行系统的观测;根据研究,经验及实践获得的知识和能力。 根据这些定义,UFO专家似乎很明显会因此称自己为科学家。
事实上,我们大多数人并不是科学家出身的,也并不受雇于任何科学的领域。在这种情况下,采取BUFORA的立场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并且根据科学和/或客观原则搜集所有的UFO学者的努力。这是一种有效及能被接纳的方法,我真的希望这种方法可以被应用到整个全球的UFO运动中。
在哲学方面,我们发现自己总是无意识地侵越到哲学的领域,或是以门外汉的形式,也可以是更深入地探讨这门学科。 关键在于,调查研究UFO现象意味着最终决定使用科学的程序作为调查中理所应当的一部分,而科学的研究自然就导致了某种猜测。许多人都知道,进行一个论题的推测 - 在正确的条件下 - 可以导致一个更广泛的辩论,这一步不可避免地到进入哲学的范围。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仅仅是因为无辜地侵越了哲学的门槛,多少人为此而彻夜挑灯?
4. 与外星人的干扰:绑架和联系
这无疑是最有争议和最重大的问题,无论是在UFO学和科学的观点下。 它代表了UFO学的十字架和灵魂,因为这是标记着两个相对领域之间的分水岭。 一方面,我们有绝对信仰的制度; 另一方面,我们好奇的是,信仰的制度同样绝对!
对所有异常的现象报道,拍照或录像,他们独自绝不会构成一种现象。 被绑架的人或直接的证人,或任何其它的说法,也只是信徒们给这些推测添砖加瓦,从而为这种现象提供有形的物质。 对持怀疑态度和朴实的人,这样的人代表了一个从未被证实的信仰体系;外星人绑架在实际上是提供给了双方一个可以对现象内部进行即时访问的护照,而且这是来自一个遥远的地方。一方面,它们象征着可能的,潜在的,希冀的,希望的,而且在某些情况下象征着梦想。 另一方面,他们将作为人类心灵圣所的途径,可以点燃隐藏的秘密通道的火炬,最终可能揭开被绑架者的心理背后的普遍机制。
在许多方面,第一个“接触者”有Ufologic主题中最好的词。 他们只是无意识以及不知情的观众,他们在短暂的时间内可以靠近这个奇怪的门槛,而不用穿越它。 他们可能被给予一个如纸一样无味的蛋糕,被愚弄且使他们相信他们与一个“外星女人”交往,或与银河委员会的善良人物短暂地相遇。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受到我们无所不在的灰色朋友的医疗程序!
奇怪的是,绑架情景在九十年代末开始神秘地变得暗淡,且在新千年的伊始就基本上已经停止。 现在看来绑架案件好像是只是被回想起来的,而不是实际的事件。 为什么呢? 直到现在,UFO学对这个问题也一直无解。

5. 技术与科学:帮助或欺骗UFO学者?
科学技术多年以来在许多方面一直给UFO学提供帮助, 科学研究的内容,往往直接与我们的学科有所联系,而技术发展对UFO学的有明显好处的例子就是这次通过电子邮件的访问。 互联网已经把UFO学带到了千家万户, 只要点击鼠标即可。 UFO学从互联网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好处,其中第一个就是即时掌握全球可及的最新信息。 数字图像也帮助了UFO学,尤其是在互联网方面。
科学为UFO学解释以往的神秘事件上作出了独一无二的贡献:我们周围的地球物理,大气和充满活力的环境,以及其与我们的互动。 具体来说,它在心理层面上让我们理解了人类的状况,理解了理性的机制,以及我们认识事物的方式。
如果我们是在隐藏信息, 部署及终端应用上去谈科技对UFO学的影响,那么我们正在玩一个完全不同的游戏,并且这完全是通过欺骗规则进行的。
在不知道什么是某一个特定的区域真实存在或不存在的,尤其是从军事角度来看,这种无知已经帮助创造了一些奇怪的“不明飞行物”。 我也怀疑暗地里进行的精神病学实验产生了一定数量的视觉事件。 事实上,BUFORA已在近年来相当多的案件中发现某些 "制造" 恶作剧 的身影.

6. 外星人标志, 是一个社会学问题?
实际上有一个理论,根据这个理论,不明飞行物/外星人现象只是古代人类事件的最终体现,如迷信,文化信仰,习惯或需要,其根源可追溯到古代。
我的想法是,我们总是非常谨慎,因此对所有超越我们现在的理解和控制能力的一切都感到不安。 这些迷信的结果,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成为了文化事实,经过地方培育或强化,再到更广泛的范围,并且跟着多年的社会影响, 变得多样化和且不断地扩大.
考古学总是会发现符号,手工制品和特殊结构的文物, 他们似乎都代表着奇怪和晦涩的仪式,显然从起源于旧石器时代的这些晦涩的信仰系统开始出现,然后一直延续到人类历史的中石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阶段(尽管这两个时期同样也留下了些真正地激励这些信仰的证据)。 因此,在某个方面,也许考古证据业给这个理论提供了一点物质基础。
问题是不像其他例子,例如吸血鬼的传说,UFO现象与任何信仰系统都毫无联系; 相反,它留下的证据都是科学可测量的和无可辩驳的; 在过去六十年里,这一切都是如此 - 有时甚至是以令人惊叹的方式。 这是因为一个一贯有形的证据表明着一个信仰系统可能会出现。
这种“颠倒”的机制使得非常难以将UFO现象单独归因于社会学因素,而且这与我们想要在其中强加多少我们的想法毫无关系。

7. 客观现实和感官感知:我们在天空寻找的是什么?
毫无疑问,大多数不明飞行物的不明身份和不当解释的让我们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每个人,包括UFO专家,都可能会在不同情况下被迷惑; 因此,当一个无害物体或是特殊环境的影响成为可能UFO事件时,被谴责的不应该是目击者。 很多不同的物理机制都有可能造成这样的误解,但是它们往往非常有趣,而随后的调查在涉及到医学,心理学和科学时更是如此。
尤其是心理学已经成为UFO学的重要资源,它更全面地解释了我们看待某些事物的心理机制和其复杂的过程;我们是如何看待某些事物的,以及我们的观感将会形成什么样的结果。
其实我们看到的大脑只认知了20%,剩余的80%都是我们的想象补齐的。
更明显的是,我们的眼睛不会欺骗我们,但是心灵的眼睛会。 心理因素可能会影响到目击者看到的情景,尤其是当目击者将看到的情形和其之前的经历及认知联系起来的时候。
一个视觉欺骗及心理影响的例子来自我自身, 当时以为目击者让我们分析一张图片, 图片上是一个白色或银色的物体,形状就好像一个旧的鞋匠工具,这个物体出现在苏格兰湖的上空。我们花了整整两周分析图片, 我的未婚妻Judy Jaafar,同时也是BUFORA的同事和我一同被这个奇怪的图形困扰着,我们认为这可能是个无法解释的异象。这也预示着,两个同样客观的人也会将不明的事物往UFO上面联想。
当答案终于到来时,完全出乎意料。 当朱迪进入房间带来咖啡时,我正在盯着图片。 当她坐在我旁边的时候,我告诉她,这要不就一个真正的UFO或是一个该死的海鸥- - 然而我们立即就想到,这真的就是海鸥! 这只鸟被捕获在一个奇怪的位置,一个遥远的,模糊的建筑物与这个动物拼接,创造出了一个奇妙的效果。

8. 我们需要重新思考UFO学吗? 有什么新的模式呢?

UFO学本身并不需要再重新思考。这并没有什么可以再重新思考的,因为这些独特的现象已经决定了研究的方向。
然而,我们UFO学者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需要在多个层面上解决,其中最重要的应该是建立普遍的一致性和调查质量标准。 目前,对这种现象感兴趣的人,基本上可以宣称自己为“调查员”,“UFO学者”,但是他们没有执行要求的程序(程序,协议等)的依据; 当然,他们也不遵循建议的行为准则。 他们所需要的只是计算机,创建和维护UFO网站的能力和持续性。
如果没有一个行为准则,一个普通人也可以窥探他人的生活,获得可能是目击者,或者他/她的家庭,可能有的任何问题,并进行对他/她已经拥有的个人理论或信仰体系的提出质询,这样的话只会留下混乱和混乱,这最终对于UFO学造成了负面的影响。
在某个时刻,我们真的需要考虑一个欧洲的调查和程序形成标准。 这意味着对这个问题的警戒性,更具体地说,这涉及到现场调查和研究的所有科目。 毕竟,没有先获得驾驶执照就不能开车。 那么为什么UFO的调查要有所不同呢?

9. 我们真的准备好了迎接外星人的到来吗?
合理客观的答案应该是:让我们首先确定外星人真的存在,然后再担心是否准备好迎接他们。尽管经过七十多年的调查努力,仍没有确切证据证实的其存在,因此我觉得有关我们为他们的到来做好准备的问题或许没有意义。

10. BUFORA的活动是什么?
英国不明飞行物研究协会(UFO Research Association)一直按照UFO学的观点在工作,但最近的研究进展要缓慢得多。 由于对UFO关注的情况发生变化,我们已经处于待命状态; 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有更多自由分发UFO学所要求的执行准则及其相关协议。 其他的变化包括在伦敦传播我们的传统讲座课程,结束我们的长期订阅系统,最后还将结束我们的BUFORA期刊,这将有利于我们建立发布文章的网站。
事实上,就这个问题本身而言,我们已经减少了我们以前的一部分活动,把重点放在了积极的调查和实地行动上,如目击报告,给予困惑和恐惧的目击者支持,分析摄影材料等。
此外,我们鼓励有兴趣的询问者订阅我们的调查教育计划,希望潜在的UFO学者可以从对该主题的内容,逻辑和客观的方法中受益。 最近我们感到内疚的可能是我们没有像过去那样推广我们的研究所,而且没有定期更新我们的网站。 不过,我们一直都会在这里,只要这种现象 - 无论是什么 - 继续存在,我们将继续利用科学和客观的原则,试图为对UFO现象的真实性质做出明确的解析。
16/06/2017 07:04:37

http://www.thexplan.net/article/239/X%E8%AE%A1%E5%88%92%E5%A7%94%E5%91%98%E4%BC%9A%E8%AE%BF%E9%97%AE%E8%8B%B1%E5%9B%BDUFO%E7%A0%94%E7%A9%B6%E5%8D%8F%E4%BC%9A%E4%B8%BB%E5%B8%AD%E7%BD%97%E4%BC%AF%E7%89%B9%C2%B7%E7%BD%97%E6%96%AF%E8%92%99/Ch
ARTICOLI CORRELATI
Commenti
Nome
E-Mail
Testo